阿初

请看简历💜
咸鱼写手,靠热度和评论过活
(づ ●─● )づ
但实际上超级话痨,喜欢跟人聊天,欢迎一起分享世界

【GGAD】甜饼日常01

(没错我就是个只会甜饼的沙雕写手,逻辑构思什么的美妙文章写不来)

(づ ●─● )づ

(中年时间线)

邓布利多喜欢甜食,这是每个霍格沃兹的师生都知道的事情。

邓布利多不光随身带着些糖果,甚至连他身旁的杯子里的水都会加一点甜甜的蜂蜜。

恋人太喜欢吃糖了怎么办?

已经成功从违法传销头子的位子上退役的盖勒特-万年爱操心恋人-格林德沃,开始自己瞎措措的琢磨。

毕竟甜食这东西偶尔吃吃可以,多吃了要坏牙的。

“嘿,阿尔。”

曾经为了遏制邓布利多的这一坏习惯,盖勒特豁出了老脸的拿出秘密武器—土味情话。

“为什么还要吃那么多糖?是我不够甜吗?”

“噗……”

可惜这一举动没怎么奏效。

邓布利多努力压制住自己想要大笑的冲动,给他了个面子,把已经从兜里掏出来的柠檬雪宝又塞了回去,露出来了个倾城微笑。

“盖尔,你才是我最甜的糖啊。”

撩人反被撩。

盖勒特老脸一红,没出息的败下阵。

但是恋人爱吃糖的毛病还是没改掉。

盖特勒叹气,软的不行就只能来硬的了。

他强迫自己摆出强势的架势,拿出一幅大总攻的气势,萌凶萌凶的走到邓布利多面前,宣布他决定。

“从今天开始,你每天的吃糖数量由我控制,我监督你,不能让你再多吃了。”

邓布利多看恋人又开始造作了,但还是习惯性顺着他。

第一天,邓布利多在吃完了自己今天的份额后默默叹了口气,忍了下来。

第二天,变得更难忍了些。没有甜味丰富味蕾,邓布利多连上课都没了精神。

第三天。

“盖尔,给我颗糖。”一下课邓布利多就窜回了办公室,拉着盖勒特讨糖吃。

“不行。”

盖勒特一只手护着糖罐子像是护着什么宝贝,另一只手挡住邓布利多,坚持要把自己的决策进行到底。

“盖尔……”可怜兮兮的声音。盖勒特不用低头就能想象到自家恋人一双湿漉漉的美丽眼睛正眨巴眨巴的试图攻破自己的防线。

他坚决不能屈服于美色。

领带被拽住了,盖勒特被迫低头,邓布利多凑上来,一个轻轻的吻带着柠檬雪宝的气味芬芳进了心底。

“给我颗糖好不好?”

撒娇,献吻。盖勒特在邓布利多的攻略下还是没能坚持住自己的决策。

不过还有好长的日子不是吗?

盖勒特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总有一天会改掉邓布利多吃太多糖的坏毛病的。

他这么坚信着。

看完《神奇动物2》想入坑GGAD……


我已经忍了好多天了,不敢再开坑了……我还有好多没填呢……


但是GGAD怎么那么好磕啊!!!!!


快要抑制不住我罪恶的双手了,有没有人来阻止我开坑啊(づ ●─● )づ


〔毒埃碎碎念〕01

Venom有时候也会对Eddie生很大的气。

就是那种即使Eddie承诺给一个月的双倍巧克力也好不了的那种。

在这种时候,Venom反而不会再Eddie的脑海里大吵大闹了。

他会有点小难过的缩成一团,把自己藏到Eddie的心里去。

Eddie会有点想跟他说抱歉。

但夜幕就这么降下来了。

没有时间了。

“晚安。”

Eddie有些沮丧的对着自己的心口说道。

他没听到回应。

于是也有些难过的进入了梦乡。

浅浅的呼噜声响了起来,闹脾气的Venom偷偷钻了出来。

不甘心的在自己的爱人脸上印了一下。

语气里是对自己的恨不成钢。

“晚安。我原谅你了。”

(我和小言)NO.2

     国庆的一个晚上被一帮亲戚拉去酒吧玩。


     灯红酒绿。


     七彩的灯光变换着十分晃眼。


     我不太喜欢酒吧里嘈杂的环境。


     捧了杯鸡尾酒,倚着窗户慢慢的品。


     酒吧临近江边。


     有清爽的风不停的吹过来。


     是一种很舒适的感觉。


     突然想起来今天还没和我的小姑娘说晚安。


     于是就发了两个语音条过去。


     道声晚安。


     结果第二天我的小姑娘也有些气呼呼的过来了。


     “你昨天睡得怎么这么晚?”


     我笑笑。


     心里想你熬夜那么多次,我还没找你算过账呢。


     “是不是昨天晚上泡酒吧去了?”


     我心里一跳。


     怕她担心我,所以这事没敢跟她说。


     她是怎么知道的?


     “嗯嗯……大概吧……”


     我不想对她撒谎,试图支支吾吾的遮掩过去。


     “大概是?”


     “我一猜?就猜对了?你昨天晚上去酒吧了?”


     猜的……中计了……


     我对着手机屏幕苦笑一声,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


     “喵喵喵”


     我开始装死,企图拒绝回答问题。


     “喵喵喵有用吗?”小姑娘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完蛋了完蛋了。我慌慌的开始解释。


     “我错了我错了,昨天几个长辈喝酒,我就是个被拉过去充数的……”


     “去酒吧倒无所谓。不过你是不是喝酒了!”


     依然是气呼呼的。


     “我就喝了那么一点点……”我自知理亏,有点心虚。


     “你自己听听你昨天晚上的语音!还说你没喝醉?”


     我拐回去听了听我昨天晚上发了语音,没毛病啊,就是语气比平时稍微软了那么一点。


     “酒吧里的什么鸡尾酒,巧克力酒,你肯定是喝多了!哼唧唧!”


     噗,我的小姑娘生气的样子也可爱。


     最后终于是撒娇认错的哄回来了。


    


    


    


〔毒埃甜饼日常〕 03(风油精)

     事情发生在一个闷热的夏日午后。


     室内的空调在前几天坏掉了,窗外是闷热的风浪打进来,整个房间几乎就要变成蒸拿房。


    Eddie没精神的瘫在沙发上,Venom同样没精神的瘫在他身上。这么热的温度,使他原本冰冰凉凉的半液体现在都有些发热了起来。


     “Venom,你从我身上下来吧。”Eddie伸出一只手推推自己身上那张‘薄饼’“你现在一点都不凉快了……”


     “你居然开始嫌弃我了!”Venom听见这话瞬间炸毛!前几天他还凉快的时候Eddie恨不得每天抱着他不撒手,现在他只是稍微热了那么一点点,Eddie居然就开始嫌弃他了!


     Venom粘的更紧以此来表示对Eddie的抗议和不满,Eddie叹一口气,自知理亏,只好由着Venom在他身上撒泼。


     阳光照进屋子里,照进每一个阴暗的角落,当沙发脚里的缝隙出现闪光点时,Venom被吸引了注意力。


     “Eddie!那个是什么?”Eddie距离那闪光点有点远,看不清楚。Venom伸出一条触手把它拽了过来,吊在两人眼前。


     是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子,里面盛满了绿色的液体,上面还有一个商标,写着三个中国汉字“风ˉ油ˉ精ˉ”不过Venom和Eddie可不认识。


     “这是什么?”Venom再次好奇发问。Eddie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好像是前几个月到陈太太的杂货店里购买的东西,但是具体用途是什么,他忘记了。


     “打开看看!”Venom在一旁兴冲冲的叫唤,他对这地球上的任何东西都保持着强盛的好奇心。


     Eddie拧开它,一股有些刺鼻的清香味道立刻窜到空气中,然后肆意蔓延开来。


     “有点好闻啊……”Venom凑近了,轻轻的嗅它,然后试探着伸出一根小小的触手,摸了摸瓶口。


     “哇!有种好凉的感觉!”Venom惊奇的看着沾在触手上的一点绿色液体,感觉到有透骨的凉意开始慢慢扩散。


     “真的吗?”Eddie瞬间来了精神,把瓶口朝下,倒了一些在自己的掌心上,然后细细感觉了一下“真神奇!”


     “来来来Eddie我帮你凉快一下!”Venom把触手伸进细细的瓶口,卷出液体,均匀的涂抹在自己身上后,然后猛地扑上去包裹住Eddie。


     两人发出一声舒爽的长叹,凉意逐渐从皮肤渗透进骨骼,丝丝凉意总算浇灭了心头的火气,虽然那有点刺鼻的味道熏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但是两人终于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晚上,Eddie再次光顾了陈太太的店,拿着风油精的包装,兴高采烈“请给我再来十盒这个神奇的东西!”


     陈太太不明白来着中国的风油精为什么突然变得受欢迎了。


小言看这里!

自家小姑娘因为最近涨粉太多吃醋了,来个官宣体!

我喜欢我们家小言宝贝!我是你的么么哒!不会有人能把我从你那抢走哒(。ò ∀ ó。)

〔暴卡/毒埃混乱日常〕 01(泳池)

          Calleton和Eddie很少能凑到一起去。但今天看来是个意外。两人只穿着泳裤,加上两个共生体就这么面面相觑,在……游泳池旁边。

     “所以……说好的实验研究?是在泳池里?”Eddie发出疑惑,早上Calleton给他打电话,说是要记录一下他和Venom的共生状态,他本来是不想去的,但自从Venom听说了Calleton所有的钱能够包下他一辈子的巧克力之后,他就果断叛变了。

     不过到了地方才发现Calleton让他来的地方居然是一座私人游泳馆。

     “这就是调查啊,调查共生体在水里的最快速度。”Calleton漫不经心的答。小总裁一向习惯西装革履的正经穿着,现在这种只穿着泳裤光裸着上半身的状态让他很别扭。

     Venom和Riot现在变成了小两只,像两个糯米团子一样乖乖的窝在自家宿主肩上。Venom的眼神一直都敌意而警戒的盯着Riot,并在发现Riot时不时会瞄Eddie几眼之后爆发。

     “不许你看Eddie!他是我的!”Venom猛地变大,几乎要结成一张网把Eddie全身上下网住,黑色的半液体覆盖住Eddie结实的腹肌和健壮的四肢,张牙舞爪的冲着Riot嚷嚷。

     “你的宿主很强壮啊……”Riot看不爽Venom的那副忠犬样子,轻嗤一声故意刺激他。

     但下一刻他就立刻感觉到了Calleton心里划过的一丝黯然,那双平时看着自己闪闪发光的小鹿眼睛也有点黯淡下来了,时不时瞄两眼自己纤细修长的四肢,看起来在考虑要不要开始健身……他把自己的玩笑话当真了!

     Riot暗叫一声不妙!然后开始强行改口挽回“当然了……你的宿主再怎么强壮也是个loser,比不上Calleton有钱。”

     Calleton那双眼睛如Riot预期的那样重新亮了起来。别人怎么样他都可以不在乎,但是Riot的话对他来说犹如圣旨,如果Riot弃他而去选择了更强的人,那他就失去了此之前努力的所有意义。

     Riot看着Calleton恢复了神采的眼神松了一口气,随后又在心里鄙弃自己,越来越在乎Calleton,自己也变得低级而情感化了。

     实验随后开始了。

     Calleton拿着秒表准备计时,两只小团子自己跳进了水里,Venom是为了Eddie答应的巧克力勉强同意,而Riot则是为了单纯想要打压Venom而答应。

     哨声一出,两个团子就只剩下了残影,并且不一会就在水底纠缠在了一起,时不时还能听见两个对骂几句,看起来是打起来了。

     随着他们越来越大的动作,泳池的墙壁开始出现丝丝开裂。

     Eiide抱臂看戏,顺便提醒Calleton一句“我是不会赔钱的。”

     “本来也没指望你赔。”

     于是Calleton的私人游泳馆就这样被两个熊孩子拆了。

    

    

    

〔毒埃甜饼日常〕 02

     “什么是爱?”

     在某一天,Venom突然提出了这个深奥的问题。Eddie怔住了,有点没想到,不过还是回答他“就像是曾经我对Anna的感情一样。”

     “可是那是一种什么感情?”Venom再次仔细的搜索了一下Eddie脑海,“像是你想要跟她做爱?跟她一起生活?跟她结婚?我不懂……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里?”

     “嗯……”Eddie有些苦恼该怎么回答Venom的疑惑,这时候的Venom更像个小孩子,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不会善罢甘休。

     “这么跟你说吧,这么做的意义,就是你想要跟这个人在一起,不分期限的一起生活,最后逐渐成为一个整体,谁都无法离开谁,就像是鱼和水一样。”

     “噢……”Venom突然明白了什么,分出一个脑袋蹭到Eddie面前,声音带着点兴奋“是不是就像你和我一样?”

     Eddie倒是没想到这一茬,被Venom这么一提醒,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难为情的推开他的脑袋。

     Venom这时候好脾气的不会生气,反而再凑过来,水滴子似的大眼睛直视上Eddie的眼睛“难道不是吗?”

     Eddie给不出答案,脸上已经浮现起了一点点红晕,偏偏Venom还在不识趣的嚷嚷“Eddie!你害羞了!”

     “够了够了,我现在不想听见你说话。”Eddie知道自己的任何思想都逃不过Venom,赌气的把Venom的脑袋塞进了衣服里。

     “你爱我吗?你爱我吗!”

     Eddie没回答,嘴上却笑了。

     得到了想要答案的Venom在他怀里开心的炸成烟花。

记梗

超级想开暴卡的车!小总裁和Riot的车,感觉他们俩超级配!

小总裁属于那种对Riot保持全身心臣服和乐于接纳的状态,所以在床上就是那种超级乖的,任人摆弄,随便把身体摆成什么姿势都可以。

他在外人面前永远温文儒雅,带着属于商人的狡猾假面,但在Riot面前,他就是Riot的奴隶。他心甘情愿且引以为荣。Riot是他的王。

而Riot也会通过相处慢慢对小总裁有所了解,强势的剖开他的一切,去品尝他甜美的身体和灵魂!

原地去世(づ ●─● )づ

    

〔毒埃甜饼日常〕 01

     Eddie的一天总是从清晨开始。当太阳刚刚升起一个模糊的轮廓时,脑海里的Venom就已经开始嚷嚷了。

     “Eddie!Eddie!我饿了!”

     “唔……”Eddie翻个身,Venom的话现在似乎并不能驱散他的睡意了,他懒懒的往桌子一指 有点敷衍“那上面有你昨天剩下的巧克力。”

     Venom分出一部分从他身上延伸出去,细细的触手拽走桌上的巧克力,伸到眼前,然后声音又响起来。

     “太少了!这不够我的份!”

     可惜回应他的只有Eddie轻微的呼噜声,昨天晚上他为了一篇新闻文章熬夜到了半夜12点,最后还是Venom拔掉了电脑插销,然后强行把Eddie拖上了床,才让他无可奈何的上床睡觉。

     Venom了解人类的辛苦,有点不忍心叫醒他。之前他们是因为身为一体,不得不顾忌彼此,而现在,他则只是为了Eddie,而让自己妥协做出忍让。

     作为可以称霸地球的霸总Venom,现在正小心翼翼的从Eddie的身体里分出一个头,轻轻拿过那袋巧克力(的残渣),用触手卷进了嘴里,咀嚼的时候还不忘放轻声音,时不时再回头瞧Eddie一眼,生怕惊醒了他。整个过程似乎像是在进行一项伟大的实验一样仔细。

     完成了这一切之后,Venom感觉了一下自己依然空空的肚子,叹口气,缓缓又缩回了Eddie体内。

     直到太阳直达正中时,Eddie才睁开了眼睛,自然醒的状态让他十分舒服。不过下一秒,他就有些惊慌的睁大了双眼,手臂下意识四处摸索了一下,叫道“Venom!”

     “我在我在。”Venom在脑海里回应了他,立刻又分出一只触手缠上Eddie的手,十指相扣。

     “我在呢。”声音是有些克制不住的温柔和喜悦。Eddie的反应让他感觉到了他对自己的依赖,他现在十分愉悦。

     “吓我一跳,你怎么不叫醒我了。”Eddie擦擦额头的冷汗,平常的早晨都有伴随着Venom的声音,而今天自己醒来后的寂静让他感觉不到Venom,他很不安。

     “你昨天睡的太晚了。”Venom简短的解释。一如既往的不会坦然的说出自己的情感。

     “这样啊……”Eddie下了床,看见了桌子上空空的巧克力包装袋。“你饿不饿?”

     “饿……”

     磁性的声音难得带一点委屈,像是一只小狗耷拉下了耳朵可怜兮兮的,Eddie禁不住笑了下。

     “你说我像小狗!”Venom读取到了这一想法,开始不依不饶。开什么玩笑!自己早上对他的退让让自己现在看起来像一只小狗!真过分!

     Eddie收敛了笑,伸爪子揉揉炸毛在自己旁边的Venom的小脑袋“我夸你呢,说你可爱。”

     “真的?”Venom悄悄红了脸,不过别人不会看得出来。

     “嘴上说可不行,我要吃的!”

     “炸薯球怎么样?或者汉堡也行……”

     一天就这么开始了。